失眠故事四【扎龙人】

dragon.jpg

年初一的这天早上,一条尾巴,从自家被窝里窜了出来…


他本以为是梦,然而事实就是如此:他自己,变成了一条龙,正窝旋床上。坚硬的鳞片摩擦着柔软的羽绒,舒服的质感让人沉醉,也让龙沉醉。不过现在并不是享受的时候。


他开始回忆。

他是小镇的手艺人,每年春节,他扎的龙都深受大家喜爱。竹篾扎成的龙,无人自舞,无风自动,它们穿街走巷,上天入地。龙能像小狗一样,恶作剧的叼过姑娘的裙摆;也会虎视眈眈的望着一碗扣肉直流口水。外人惊以为施以了魔法,老人们笑道,这是祖上单传的机关秘术。


匠心源于天赋与耐心,扎龙人独居竹林,钻研技艺。

他曾听小镇铁匠说过,技术即艺术,炉火纯青时,铁匠们将人剑合一!当时,他觉得这说法特别的中二。

不过离群索居的他并不知道中二的意思,只能理解为一种中国特色的二。


然而,年初一,他,变成了一条龙。是不是梦?反正他已经捏过龙下巴了,疼。


扎龙人想起了父亲,他在三十多年前的春节,在一场大火中不辞而去。

释然的光芒从眼中闪过,他仿佛解开了一个谜团:是不是那时候,父亲也变成了一条龙,为了不惊吓到村民,只能选择离开?

父亲曾说,竹性乃水性,上善如水,变幻万千,竹子有了灵魂,就看不出是竹子。他的小手曾触碰过父亲扎的龙,扑通扑通,那是龙的心跳。扎龙人认为,这是大成。


不过,对于眼前该如何起床这件事,他自己倒有了一个精明的计策:用竹篾扎成自己,自己则扮演竹龙!


计划天衣无缝。门窗一开,鞭炮齐响,飞龙跟往常一样从窗户穿出,人们拍手称快,称赞着这神乎其神的手艺。竹制的扎龙人则在窗前保持着微笑,偶尔挥挥手,接受大家的祝福。真正的扎龙人翔于长空,他第一次俯瞰着这个他深爱,却又孤独的城镇。


他玩了一整天,每到之处,节日的气氛沸腾到极点。

他觉得不怎么孤独,节日不再是一个人的狂欢。

他真的去咬了两大块扣肉,逗得孩子们哈哈大笑。

他心思一转,决定去叼姑娘的裙摆。要选镇里最年轻最漂亮的姑娘,世界上没有人会去指责一条竹龙是臭流氓。


他看准了她,弓身,俯冲,大风将眼睛吹得雪亮。

一地狂风带起了裙摆,丝绸拂面轻柔似云,时间,在刹那定格 … 他却轻轻地松开了口。一丝阴云遮住了天光,他的眼中藏匿了一片晦暗深海。

他看到了姑娘,那双修长的竹制双腿!

假腿像两根竹刺,从它眼中刺入,仿佛挑走了灵魂。


风云瞬息万变,爱与谎言,往往只差一线。

也许是突然明白了这场家族童话,飞龙怒火中烧,火焰吞吐而出,一如多年前的那场莫名大火。村民们四处奔逃,衣服渐渐脱落,露出了竹制的躯干。

啪啪作响的身体,映得节日的城镇更加辉煌,飞龙却从此没了踪影。


原文:http://litten.me/2016/02/09/my-fairy-tale3/#more


评论回复